第三百九十三章 在天愿作比翼鸟

小说:风透九天 作者:云花鱼
????风威蛟话未说完,便被长须老头一脚踏在了胸膛上,他的胸膛立时塌陷了下去,鲜血他的口中狂涌而出,还掺杂着一些黏糊糊的白色东西,也说不清楚是什么。

????“呀……”

????风无尘怒喝一声,持扇怒劈向了长须老头的脑门,罡风呼啸,秦妙音刚忙挥刀跟上,火光冲天。长须老头满脸不屑,轻飘飘一甩手掌,石宫中陡然出现漫天黄沙,将风无尘和秦妙音给遮掩了个严严实实,来得快,去的也急,眨眼的功夫便消失不见。

????风无尘和秦妙音再次显出了身形,身上多了好些条手臂粗细的黄沙匹练,被五花大绑绑了个结结实实,双臂吊在洞顶,双脚埋在了黄沙中,动弹不得。

????“无……”风威蛟挣扎着还要起身,却被长须老头又重重地踏了一脚,胸膛彻底塌陷,刚刚抬起的头无力地耷拉了下去,眼看是不活了。

????“不……要……”风无尘泪流满面,泣不成声。

????长须老头将脚再次挪到了风威蛟的脸上,露出了一个极是慈祥的笑容:“狗奴,再给你留口气,让你看看这只小狗是怎么死的!”

????另一边,柳傲天不知什么时候扶着一杆长枪,单腿立起了身,将长枪在地上一顿,闪身跃到了风无尘的面前,晃了晃长枪,寒光在枪尖流转,冰冷刺骨,想要在动手之前先吓唬吓唬风无尘,将他吓得屁滚尿流,跪地求饶。

????然而,风无尘只冷冷地注视着他,一言不发,脸上除了悲痛便是杀意,哪有一丝恐惧的样子!

????柳傲天不由大怒,咬牙切齿道:“你这个混账,害得老子沦落到这般田地,老子现在就要把你给碎尸万段!”说着,就要动手。

????“住手!”秦妙音厉喝一声,破口大骂,“禽兽,有什么本事冲我来,你要是敢动他一下,我便是化作厉鬼也定要取了你的狗命!”

????“柳傲天,你放她走!”风无尘刚才还想只要自己安安静静的死了,兴许秦妙音还有一线生机,不曾想,后者竟这般维护自己,根本就没打算独活。

????柳傲天冷哼一声,语气中尽是不屑,转过头,阴毒地望向了秦妙音,恶狠狠地道:“你这个水性杨花的贱女人!你还想做厉鬼,等会儿老子让你连鬼也做不成!老子现在就让你看看这个奸夫是怎么惨死的!”

????“先断了他的双腿!”说着,柳傲天挥枪扫向了风无尘的双腿。他眼下最恨四肢健全的,巴不得世上的人都没有腿。

????风威蛟奋力想要起身,却怎么都提不起一点力气,别说起身,就是头都抬不起来,眼中尽是心痛、无奈与不甘。

????“住……”秦妙音满眼含泪,惊恐万分。“手”字还没喊出来,半空里陡然卷起一股罡风。

????“小心!”长须长老眉头皱起,一脚要了风威蛟的性命,右手一捞,一只无形的大手将柳傲天给兜了回去,枪尖擦着风无尘的裤管扫了过去,衣衫破开几个大洞,寒芒划破了肌肤,鲜血横流,但双腿算是保住了。

????“爹……”

????“呼……”

????罡风一卷,出现在了秦妙音的身边,捆缚在风无尘和秦妙音身上的黄沙消失了个无影无踪。罡风消散,显出个人来,白发苍苍,身体枯瘦,弯着腰,驼着背,面上生有好多老年斑。

????“长老爷爷!”秦妙音双眼含泪,既是后怕,又是惊喜。枯瘦老者轻轻拍了拍秦妙音的后背,抬眼望向了长须老头,冷冷道:“敢问三长老悄没声息地来到秘境,绑了妙音,意欲何为?”

????“自然是要讨个说法!”长须老头愤愤不平,“傲天依着两洲之约,前来成婚,不曾想,这丫头竟然伙同她的这个小奸夫,”怨毒地望向了风无尘,“来害傲天,害得傲天丢了一条腿!要不是老头我来得快,这会儿只怕已经被这对狗男女给害死了!”

????“柳三口啊柳三口,多年未见,你这颠倒黑白的本事非但没有一点下降,反倒是又有长进了!”枯瘦老者哈哈大笑了起来,“谁看不出来柳傲天那小子的断腿染的什么毒?”

????“秦剑昂,老子再说一遍,老子名叫柳杰品,你这老小子要是再乱叫,老子定要拔了你的舌头!”柳杰品恼羞成怒,“毒是白柳岸的不假,但用毒的却是那个小畜生,难道傲天还会对自己下毒不成?”

????秦剑昂冷冷一笑,环视四周,轻飘飘地道:“眼下这情景,明眼人一看便知根底,岂是你这老东西胡搅蛮缠就能蒙混过关的!”

????“你想怎样?”柳杰品有恃无恐。

????“此事到此为止,但白柳岸得给我们一个满意的说法!”秦剑昂一字一顿地道。

????“长老爷爷……”秦妙音眉头紧皱,一百个不愿。只是,她话未说完,秦剑昂便摆了摆手,示意她不要说下去。

????“那婚约?”柳杰品气焰嚣张,隐隐带着点威胁。

????秦妙音和柳傲天的婚约早已传遍四海,五洲有头有脸的人这几日都已经到了秘境。如若突然取消,秦柳两家势必威严受损,各种猜测、传言势必风起云涌,而对作为女方的秦家,更是大为不利,甚至可能会颜面扫地,沦为笑柄。

????“自然照常!”秦剑昂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。

????四个字落到了风无尘的心上,重若千钧,压得他喘不过气。

????秦妙音脑袋发懵,厉声大叫:“长老爷爷,我死也不要嫁给他……”

????“妙音,不要闹!”秦剑昂轻轻拍了拍秦妙音的背,暗叹一口气,秦妙音哇哇大哭,一边哭一边说不要。

????柳傲天怒火中烧,冷冷开口道:“她还不愿意,我才不愿意呢!”

????秦剑昂忍无可忍,动了真火,厉声道:“你要怎样?”

????柳傲天躲在柳杰品身后,倒也不如何惧怕,指着风无尘,一脸怨毒地道:“她不亲手杀了这个狗奴,我自然不会娶她!”

????“你找死!”秦妙音召回火刀,飞身而起,想要将柳傲天给劈成两半。还没举起刀,背后突然出现一只手掌,轻轻一抚,她便没了一点力气,两眼一黑,眼皮沉得像是缀了千钧重物一般,即将闭上之时,她突然转过了头,凄楚而又绝望地,望向了大手的主人,喃喃道:“保住……”

ag直营网 ????话未说完,秦妙音两眼一闭,没了知觉,被秦剑昂揽在怀里,一同落到了地上。风无尘松了一口气,望着秦剑昂道:“一定要照顾好她!”说了,也不等秦剑昂回应,不是高傲,只是不敢奢求,一步踏了出去,要跟柳傲天,或者说是柳杰品那个老头,来个了断。脚还未落地,只听秦剑昂突然开口道:“柳三口,今日可敢与老夫再对弈一局?”

????“我们已经退了一步,难道你这老小子还想包庇这小子不成?”柳杰品皮笑肉不笑。

????“这是哪里话,老头我不过是念旧,想起了我们当年对弈整晚,把酒言欢的时刻!再说,你我都这把年纪了,他们年轻人的事儿,我们还能管多少年?还是得靠他们自己解决!”说着,秦剑昂一挥手,地上已经多了一面棋盘,两个棋盒,“入座吧!”

????柳杰品挑了挑眉,秦剑昂话虽说得软,但行事却果决、强势的很,没经他

????的同意,便已经摆开了架势,给他安排了个明明白白,摆明了势必要与他下这一局棋。当然,下棋还是其次,主要还是制约他。

????柳杰品心下不满,却也不好全然撕开脸面,给柳傲天使了个眼色,冷哼一声席地坐到了棋盘之前,秦剑昂微微一笑,坐到了柳杰品对面,右手掐诀,秦妙音梦游一样,双眼紧闭,走到了他的身后,盘腿而坐。

????“傲天,你自去处置了那个狗奴吧!”柳杰品随口说道。

????柳傲天得了信号,一紧手里的长枪,在地上用力一顿,身体暴射而起,半空里使个旗鼓,突然变招,用处一招“游龙戏珠”,直取风无尘。

????风无尘双眼微眯,双脚用力一蹬,挥动宝扇,使出一招“破天一击”,威势惊人,杀意冲天。

????秦剑昂微微侧目,柳杰品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。秦剑昂手伸向黑盅,道:“那老头就倚老卖老,先行一子了!”

????“老东西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!”柳杰品伸手挡在了秦剑昂指前,“你非要跟我对弈一局,自然是胜券在握,如今又要先行,这不是摆明了要置我于死地嘛!还是我先行!”说着,也探掌伸向了黑盅。

????“你这张嘴还真能将死的给说活了!老头嘴笨,便依你了!”秦剑昂笑得很是和气。

????“承认了!”柳杰品一点也不客气,干枯的右手以迅雷之势探进了黑盅里。

????两人说话间,风无尘和柳傲天两人已经要硬撼到了一起。不管是威势强弱,还是灵力厚薄,风无尘都占尽了上风。似乎,这一击便可要了柳傲天的狗命。

????不过,风无尘却并没这么乐观,或者说这么傻。柳杰品虎视眈眈地坐在一旁,又怎么可能任由他出手。

????果然,就在风无尘的乾坤扇即将扫上柳傲天的长枪之际,柳杰品在落子的同时,屈指一弹,将手心里暗藏的一枚黑色棋子突然探出,直射风无尘的心口,快若闪电,转眼便越过柳傲天,率先射了过来。风无尘虽然早有提防,却没想到竟会快到这种程度,根本无力躲闪,唯有一死。

????他心下不甘,也不畏惧、退缩,反又加大了几分力,只盼自己能在死的同时将柳傲天也给捎上。

????“嘭……”

????千钧一发之际,半空里陡然闪过一道白芒,与那道黑电撞在了一起,激起一股巨大的罡风,将风无尘倒卷而出。柳傲天波及较小,没有被击飞,但攻势却是受阻,轻飘飘地落到了地上。

????柳杰品怒目瞪着秦剑昂,双眼几乎能喷出火来。秦剑昂却不紧不慢地道:“一次下两子,可是不合规矩啊!”

????“你……”柳杰品火冒三丈,就要兴师问罪,却被秦剑昂慢声细语地给打断了。

????“又该你落子了!”

????柳杰品简直快要被气出内伤来了,咬牙切齿道:“好啊!那我们就谁也不要再出手了,谁出手,便算谁输了此局!”

????“一言为定!”秦剑昂虽觉有些蹊跷,却也自信没什么大碍。

????风无尘连退十几步,一直退到墙根,这才算停下来。不由皱了皱眉,刚刚动静虽大,可他却并未受重伤。显然,秦剑昂有意护他。又握了握左掌之中的东西,圆圆的,小小的,冰冰的,应该是一颗棋子,只是不知……

????“再交手的时候,捏碎棋子赶紧跑!”秦剑昂的声音竟然从棋子中传到了风无尘的心间。

????原来,秦剑昂刚刚出手的时候,同时发出了两枚棋子,一明一暗,明的与黑子同归于尽,暗的悄没声息地钻进了风无尘的左掌之中,竟是一枚传送符。

????风无尘心下感激,只是,挚友、意中人都在这里,他又怎能独自一走了之。留在这里,候涛、灵儿和白书三人才有一线生机,自己走了,他们必死无疑!

????柳傲天再次发起攻击,风无尘苦笑了笑,直迎而上。内心里盼着柳杰品那个混账东西能够言而有信,不再出手,也好在自己死前手刃了柳傲天这个禽兽。

????两人再次使出看家本事,针尖对麦芒地战在了一起,不出两招,柳傲天便完全落在了下风,风无尘乘胜追击,招招致命。宝扇一挥,扫飞柳傲天的长枪,纵身而上,就要取了他的性命。

????柳傲天非但不惊不惧,反倒露出了一抹阴毒的笑容,风无尘顿觉不妙,下意识地收了收扇,微微护在身前。

????“嗖……”

????一道黑色的闪电自柳傲天的掌中陡然射出,与先前柳杰品使出的那一招如出一辙。

????“嘭……”

????黑色闪电击中乾坤扇,震得风无尘虎口发麻,拿捏不住,宝扇倒射向了自己,直拍在了他的胸口上,将他拍得倒飞而出,重重地砸在了地上,七窍流血,显是受伤不轻。而且,风无尘落的地方就在秦剑昂的旁边,距后者不足三尺,也不知是不是柳傲天有意为之。

????秦剑昂暗暗叹息,没想到这个家伙这般执着,就是死也不肯独活。心中不由又多了几分欣赏,盼着他能活下去,不仅是因为秦妙音的缘故,也因为这种人如今实在是少之又少。

????“该你落子了!”柳杰品嘴角上扬,笑得很得意。

????“这小子不错,老头想在他死前跟他喝一杯酒!”说着,秦剑昂就要起身。

????柳杰品伸手一拉,拉住了秦剑昂的手掌,暗发劲力,秦剑昂眉头一皱,马上还击。

????柳杰品笑道:“五洲的人谁不知道你私藏的酒最好,就这么让一个死人喝了,岂不是糟蹋了!倒不如我们两个一边下棋,一边享受人间美味!”

????“我这酒名唤‘忠义’,只怕你喝了会不舒服!”秦剑昂又加大了几分劲力。

????“我倒觉得很合适!”柳杰品寸步不让。

????两个老头正在暗暗较劲,柳傲天已经闪身到了风无尘的边上,长枪一点,点在了风无尘的咽喉之上,啧啧道:“狗奴,就这么让你死了,实在是太便宜你了!你坏了大爷的神脉,大爷就先毁了你的灵脉!”说着,将手里的长枪一转,握紧枪杆,重重地砸在了风无尘的胸口,一股黝黑的灵力陡然射进风无尘的体内,钻进他的灵脉,轰然裂开。

????“呀……”

????风无尘痛苦哀嚎,疼得三魂七魄都有那么几瞬同时脱离了身体。秦妙音的眉头微微皱了皱,似乎在昏睡中察觉到了什么。

????柳傲天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:“这乐子倒也不错,大爷再想想,下一招废你点什么……”

????秦剑昂恨不得亲自动手杀了柳傲天,只是他不能,只能将所有的怒火与不满都发泄到柳杰品的身上。后者没想到他竟会出全力,惊怒交加,厉声喝问道:“老东西,你疯了吗?”

????秦剑昂一言不发,并不肯收手。

????“有了,再震碎你的气海!”柳傲天一脸的阴毒。再次高高举起长枪,竭尽全力,狠砸而下,速度却很慢,显是有意折磨风无尘。

????风无尘又转眼望了望秦妙音,认命地闭上双眼,即将闭紧之际,突然发现秦妙音消失了,心想定然是死前的幻觉,却仍旧有些不放心,睁开了一条眼缝,秦妙音果然不见了。心头一沉,不由大惊,陡然睁开双

????眼,一个熟悉的身影竟然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,与自己近在咫尺,向着自己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。

????“妙音……”秦剑昂一掌震开柳杰品,抬脚就要冲上前去,却突然喷出一口血,栽倒在了地上。

????“傲……”柳杰品身子晃了晃,也倒在了地上,一时气血攻心也说不出话来。

????“不……”风无尘只感觉整个世界一片苍白,没了一点声音,眼前一黑,闭上了双眼。

????柳傲天望着眼前的秦妙音被枪杆贯穿,鲜血喷涌,也是完全没有想到,一时也有些懵了,愣在了原地。

????秦妙音身下突然射出灵气氤氲的彩光,柳傲天心头一惊,双目圆睁,陡然回过神来:“这是……”一拨枪杆,将秦妙音的身体拨到了一边,只见风无尘体内彩光汇聚,竟然形成了灵脉的纹路。

????“这……这难道便是神级……神级灵脉?”柳傲天先是无比震惊,继而又变得恼怒万分,“该死!这神级灵脉本该属于我,属于我!”喊着,调转枪头直刺风无尘的心窝。

????眼看就要得手,风无尘陡然睁开双目,猩红凶厉,右掌一扫,死死地将长枪抓在了手里。

????“去死!”柳傲天惊怒莫名,拼尽了全力要尽快取风无尘性命。

????“死……”风无尘面目狰狞,发出一声怒吼,翻身而起,右臂一转,直接倒转长枪将柳傲天击飞了出去。

????风无尘手提长枪,闪身杀到,举枪就要下刺。

????“狗奴,你敢!”柳杰品恢复了说话的能力,厉声咆哮。

????“三长老……”柳傲天惊慌求饶,还未来得及出口,长枪已经刺进了他的心窝,鲜血立时堵住了他的大嘴。

????风无尘疯子一般,手挥长枪,一连在柳傲天身上扎了几百下,将柳傲天扎成了一堆肉泥。

????“你……”柳杰品既是恼怒又是惊惧。

????风无尘转过身,扫向了柳杰品,眸光狠辣,不带一点人间的生气,宛如上古凶神,柳杰品全身一紧,心跳竟不自觉地快了几分。

????“不能让他跑了!”秦剑昂挣扎着要起身,却怎么也起不来。

????柳杰品察觉到了一丝极度的危险,赶忙忍着剧痛,伸手摸向了自己的怀里。刚探进手掌,风无尘已经闪身来到他的身边,一枪刺了下去。

????“啊……”

????几乎就在柳杰品气海被刺穿的同时,他的身体陡然消失。

????“糟了!”秦剑昂心沉谷底。

????“音儿……”一声大呼,石宫之中,突然多出了一个伟岸的身影,正是秦家家主,秦凌云,他的手里还倒拖着一个人,死狗一般,正是刚刚逃脱的柳杰品。

????秦凌云冲上前去,一把将秦妙音抱在了怀里,取出几枚丹药,塞到了她的嘴里。

????“这到底是怎么会儿事?”秦凌云老泪纵横。

????“都是我的错!”秦剑昂将事情的始末简要地传音给了秦凌云,没说秦妙音是为了救风无尘而闹成了这副样子,只说是柳傲天下的毒手。

????秦凌云怒喝道:“他白柳岸欺人太甚!大不了一战!”

????“家主息怒!”

????“她没事吧?”风无尘泪流满面,缓缓凑到了秦凌云左近。

????“你……”秦凌云虽已知风无尘无辜,可他正没处发泄怒火,要不是沾着手,定然打这小子个痛快,张口就要大骂,怀里的秦妙音却突然剧烈地咳嗽了两声,鲜血飞溅,身体抽搐,痛得她面容都有些扭曲,缓缓睁开了双目。

????秦凌云马上变了面容,一脸的宠溺与疼爱,柔声道:“音儿,你感觉如何?”话未说完,泪水再次夺眶而出。他太清楚秦妙音的情况了,柳傲天下手狠辣,秦妙音五脏皆受重创,已经无药可救。

????“爹……爹……”秦妙音有气无力地唤了一声,“女儿……怕是……不能在你……身边尽孝了……”

????“音儿……不要说了……爹爹一定……一定请世上最好的丹师来……治你的病!”秦凌云哭得像个孩子。

????“不……不要……白费……力气了!”秦妙音每一个字说得都很艰难,“女儿还想跟无尘说几句话……”

????秦凌云望向了风无尘:“还不快……滚过来……”

????风无尘赶紧走到跟前,俯下身子,有一肚子的话想要说,可是眼泪奔涌,竟一句也说不出来。

????“无尘……哥哥……不必伤心……有来世……我一定要……嫁给你……”

????“不……”风无尘痛苦哀嚎,“我愿用我的命换你的命……”神志已经彻底错乱,说着,竟信了自己的话,抬起手掌便拍向了自己的天灵盖,快捷无比,出手狠辣,宛若在对付自己的死敌。

????秦凌云怎么也没想到这小子会突然来这一手,若出手相救也来得及,只是,自己这双手稍有动作,怀里的秦妙音石壁受到波及,可能立时便没了性命,不由犹豫了起来。

????“救……”秦妙音一激动,身子微微一动,又张口吐出一大口血来。

????秦凌云刚刚犹豫的功夫已经错过了时机,现在便是想救,也已经来不及了。眼看风无尘就要死在自己的掌下,一道黑色的闪电陡然闪过,直接击中风无尘,将他击了个狗啃屎,那手掌一偏,直接砸在了石地上,山石碎裂,四处疾飞,显出一个巨大的石坑。

????黑色闪电也显出了本来面目,一只通体黝黑的小兽,正是神兽暗夜。

????“狻猊!”秦凌云和秦剑昂皆是一惊。

????暗夜没有理会两人,而是径直走到了风无尘的面前,一爪子拍在了风无尘的脸上,怒道:“你小子想死,别拉着老子!”

????风无尘一把抓住了暗夜的爪子,哽咽道:“你……想想……办法救救妙音!”

????“放开老子!”暗夜使劲抖了抖腿,竟然抖脱不开。

????“我不放!”风无尘耍起了无赖。

????“你不放,老子怎么救她?”

????“我就……”风无尘本想死缠下去,却没想到暗夜竟然说出这样的话,既是惊喜,又十分紧张,马上改口,小心翼翼,“你真的有办法?”

????秦凌云两人也都紧张兮兮地望向了暗夜,暗夜自顾自地道:“办法倒是有,只不过机会渺茫,而且还要你付出巨大的代价,你可愿意?”

????“我愿意!”风无尘想都没想。

????“想清楚再说!这可是要你费尽艰险,新得的神级灵脉!而且,这也只能留她一口气在,想要真正救活她,还需要传说中的‘还阳丹’!这丹药的药材不好找,也不炼,我活了这么些年,也就总共才听说炼成过一枚!”暗夜一本正经地道,“这也就是说,即便你献出自己的神级灵脉,也根本救不活她,你可还愿意?”

????“我愿意!便是要我的性命换这一丝机会我也愿意!”风无尘没有一点犹豫,“动手吧!”

????“疯子、傻子!”暗夜骂道。

????秦妙音眼波流转,想要劝,却知根本劝不住,转眼向着秦凌云道:“爹爹……让无尘哥哥……带我走吧……”

????秦凌云重重地点了点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