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1章 世事如棋(终章)

小说:道天行 作者:知风语
????“以身为钉,钉死逆天!”

????嗖嗖嗖……

????六枚饱浸应龙血的长钉从血池中射出,狠狠地向逆天道尊钉入。

????“嗷……”

????逆天道尊凄厉嚎叫,拼命挣扎,无数的大手登时消失,眉心、双手、双脚,胸口相继被钉入,钉入之时便任你身躯巨大,仍是透体而出。

????“以身为棺,困你万年!”

????李尘枫的蛇身同样被钉死,蛇躯一震,化做一具石棺紧紧将逆天锁住,任其在里面狠厉挣扎。

????“龙血漫浸,消磨你的逆天道!!”

????呼……

????血池中翻浪,龙血激上长空,一条血龙向石棺中射去,降临的瞬间棺盖裂开一道缝隙,一钻而入……

????嘭……

????石棺轰然闭合,龙血漫浸,渐渐将石棺染成血色,龙血欲滴,成为一具血棺。

????血棺一荡,向逆天道尊的初始时空飘去,里面似乎感知到末日的降临,挣扎得更加激烈,龙血从血棺中滴下,时空的穹顶消融,血棺一钻而入……

????许久,停在一潭泥水的上方,大地掀起了震颤,黑水泛起,一段腐泥中的朽木渐渐升起,腥臭难闻。

????突然,一只血手自棺中伸出,一把将朽木拉入血棺。

????嘭……

????血棺永远地合上,随即便是更加剧烈的砰砰声传来,血棺都为之变形。

????咔嚓……

????时空内响起惊雷,同时电光一闪,发生惊天的爆炸,朽木星被完全摧毁,连同以其为中心的宇宙也是如此,雷霆不间断轰击无数年,没有人类敢近前一步。

????改变了逆天道尊的命数,就是违反了天道,逆天道尊后世为宇宙至尊,所以天道的惩罚尤其猛烈,浑不在意逆天道尊的道是逆天而行。

????天道为逆天道讨回公道,不知公道何在?

????血棺被轰击得破破烂烂,里面砰砰之声不断,可仍没有告破,反而散出了血色,染红了太空的一角,逐渐扩散……

????终于血色弥漫至第二宇宙时,那些白化濒临崩溃的星体,如枯木逢春般复苏,渐渐充斥着生机……

????第一、第二宇宙完全恢复了生机,疮痍不再,除了天际晕红外与灭世前再无不同……

????许多年后,血棺中挣扎的声音稀落下来,终于有一天完全停止,血棺至此永悬一地。

????人族、兽族回复了应该有的常态,关注那口血棺的人渐渐的少了,再然后知道的人也少了起来,只知道雷霆稀疏下来后,那里有人在争。

????佛家说血棺是佛家圣物,道家说星神自从赐封为神后就是道家之人,本就是道子,更何况如今又封为“星帝”。

????猴僧、二郎真君没有说话,第一次在一起打坐,充耳不闻,谁敢越过留个影啥的,不是遭拳打就是脚踢,状况不断,还让你不知道是谁干的……

????罗汉、真君、天庭使者、菩萨、佛,谁去谁挨揍……

????猴僧长叹:“都化成血棺了还不消停,老猴又不好意思出手……”

????二郎真君点头:“要不是你我看着,他真会用界面来劈,居然比你这个没家教的还折腾!”

????猴僧又叹:“是啊,不过对咱俩还算客气,超过咱身前才挨揍。”

????诸神明白了,只在两人身后打坐,向世人宣讲“星帝”是受本教感化,奋起拯救了世界,并将投射传到人界,不过身后却没有猴僧和二郎真君的影像。

????能有幸在血棺之侧打坐的只有一位枯瘦的老僧,拳脚自然不会落在他身上,和弟子说上几句话就又回地狱值班,不走,可能会被宣回西方佛国。

????血棺旁竟有一座草庐,是星神的红颜结庐而居,陪伴着越加沉寂的血棺,眼中流露出深深的哀伤……

????这一日,一位女子缓步而来,越过猴僧和二郎真君的身前,便遭拳脚相加,最后竟然棒刀的虚影都出现了,仍是艰难前行。

????“两位,放她过来吧!”

????梅寒雨轻叹,冥皇妃一直没有异动,或许此时终于下了决心前来了断与夫君的恩怨。

????惩诫终于消失,冥皇妃许久才来到血棺的身前

????,嘴角淌血,伤的颇重。

????她遥抚血棺,轻声低诉:“你认为我阴也好,邪也罢,对人族我自认还是对得住的,此生唯一亏欠的是你和修罗女……”

????“可……也不算亏的,上一界冥皇传位给宗政济世,可身为一位女子又如何能令大军信服?所以只能以男身示人,冥皇是我的第一个分身,而真身便是你所见的冥皇妃!”

ag直营网 ????所有人震惊,没想到上冥界还藏有如此惊天的秘辛,怪不得最后一战再未见到冥皇现身,显然被冥皇妃收回,自然能打出界面,被众人起疑,没想到冥皇妃就是宗政济世,也是这一界的冥皇,竟是一人三个身份。

????冥皇妃继续诉说:“我从未嫁人,或许眼中就没有他人,直到遇见了你……我很庆幸将最后一个分身置入天玄大陆,令修罗女和你有了一段刻骨铭心的过往……”

????“迫她回来时,我将她的记忆压制,没想到她维护那段情的意志如此坚韧……后来我将那段记忆寻回来探寻……于是我知道自己错失了什么,故而记忆再也不会和我分离!”

????“在你恨我、辱我、欺我的时候,我其实已是修罗女了,可在我看来……那就是你我之间的情,令我甘之如饴,之所以此时来此,是顾虑你不愿接受,不过还是来了。”

????冥皇妃缓缓走到梅寒雨身前一福:“梅姐姐,凡是您认可的,他不敢不收,还请姐姐成全!”

????梅寒雨木然以对,震撼太大,哪里能反应过来?夫君化身血棺,收了她又与守寡何异?

????冥皇妃巧笑嫣然:“其实我只是知会您一声,我本就是他的妻子了,我就是修罗女,修罗女也就是我。”

????所有人又是一怔,这话倒是有一定道理,只是两位一模一样的人,星神要是活着,该如何区分?会不会就此不愿醒来……

????冥皇妃拉过修罗女的手:“你我只是部分经历不同,其实就是一人,我是主魂,你是分魂,设身而处你会如何选择?”

????修罗女摇头:“我不知道,不过就算是死都不会离开他半步!”

????冥皇妃明媚一笑:“我想了这些年,终于有个好办法!!”

????“是什么?”修罗女眼中一亮。

????突然,冥皇妃一掌拍在修罗女的头顶,修罗女避无可避,只能任其施为……

????“你敢!”

????众女惊呼,同时出掌向冥皇妃拍去,苏意最快,一个界面向她劈去。

????轰……

????一阵白雾泛起,界面扫在了空处,氤氲散去时,此地却只剩下一人,虽是修罗女的衣饰,可她还是她吗?

????“修罗女”环视众人一笑:“自有修真界以来,只有分魂融入主魂的道理,如今反过来就是,世间再无冥皇妃,只有修罗女,我就是她,她即是我,这是我身为冥皇妃最后一句话,从此再不分彼此!”

????修罗女娇躯一震,目光清澈,向血棺遥遥一福。

????“夫君,此时为妻才是完全的修罗女,绮儿等你醒来,一同归家!”

????诸神、众人感慨万千,世间奇事之多,但如这等的结局却不多见,星神比宇宙还复杂的家事,终于简单下来……

????多年后,血棺沉寂得如同黑洞,没有一丝生机,似乎渐渐游离于人界所及的任何空间,已处于神秘的界面。

????“夫君别走,婆婆真的没有蛊惑过我等,一切都是真心所致……不要离我而去……”

????苏意跪于空中,泣不成声,她对时空的感悟最深,知道李尘枫已离去。

????所有人一震,默然无语,他这一去,人界至此失了色彩,血棺还在,人却是在哪里?

????……

????人类所及和无法抵达之地,江河湖海,山峦沟壑,都被抽出一缕精髓融入到一处不知名的神秘之地,那里极小,似乎只能容下一张石几,和一位皓首的老者。

????无数年来,他都在对弈,可是对面的石凳上却是空无一人,那么对手似乎就是他自己。

????石几上的棋盘很小,却是极大,云雾在其间翻腾,孤寂、落寞填满老者脸上的皱纹。

????一个透明的人站在老者的身侧,一直站在那里,不知是多少年前的事,直到有一

????天完全显露出身形,年轻却又气质超脱。

????“你这枚棋子拈在手上,可是有些日子了,是我就将它扔了,其实认输没什么大不了!”

????老者眼皮都没抬一下:“你确定老夫会输?还是只希望我将棋子扔了?”

????“扔了!”

????年轻人答得很干脆,输了又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事,弃子和自己关系就大了。

????老者道:“你只需去想落到哪里,其他的与你无关。”

????“可棋子是我!怎么就无关了?要不让我回血棺接着睡!”

????李尘枫瞪眼,真是给脸不要脸,救了老子再给人砍,就没见过这么缺德的。

????老者道:“你没有选择,只能选往哪里落下,其实老夫真的挺好说话。”

????李尘枫无奈,又望了眼棋盘:“你就是个臭棋篓子,让人家执黑先行也就算了,还被人屠了数条大龙偏安一隅,就剩下指间我这一枚棋子,要不和人商量一下推倒重来?”

????老者摇头:“世事又岂能推倒重来?原本更不堪的,此时却有了你这一枚棋子,老夫挺满足!”

????李尘枫一叹:“你说你睡不舒服就往里再卷卷,干嘛非要开天辟地?你是玄道子还是盘古?”

????“是也不是,不过只是他的一缕魂魄,老夫只负责看护这里!”老者随意道。

????“你看过吗?不都是我救的世吗?”李尘枫很是委屈,弄得自己不上不下的。

????老者道:“所以你成为了棋子,别人还没这个资格呢!”

????“说得好象我求着你似的……”

????“可你爹求了,说是给你个机会。”

????“啥……我爹?有这么坑儿子的吗?告诉我他在哪,和他好好理论一番才行!”李尘枫大怒。

????老者不紧不慢道:“他在棋盘之中,还是那句话,你要往哪落子?”

????李尘枫登时闭嘴,仍不死心:“你都闲出鸟来了,我义兄白崇把妹都能让你关进石塔,不如你进棺材……不,是进棋盘,换我守护这里,我人头熟!”

????老者瞪眼:“白崇把的妹是你奶奶,我能不理吗?”

????“不可能!要是我奶奶的话,修为还比不上我大哥吗?”李尘枫哪里会信。

????“废话,让他守石塔总要有个理由吧?老夫是那种不讲理的人吗?”老者大怒,好象比李尘枫还委屈。

????“那啥……那些灵兽不是他抚琴死的?”李尘枫反应很快。

????老者讪笑:“你不会以为弄死些灵兽,老夫没办法复活吧?”

????“你比我坑,你和我爹都挖坑给我跳!”一根大拇指在老者面前使劲晃。

????老者谦逊道:“小道尔,比你这位坑神差太远!”

????李尘枫长叹:“说说这棋盘怎么回事?”

????老者一叹:“话说浩瀚的宇宙中有着无数的蛋壳,咱们所处的这里只是其中之一,老夫的主身破开了这个混沌蛋壳,以为已是世界的全部,谁知无数的蛋壳相继被破……”

????“破也就破了,和平相处也挺好,可若然都以为自己就该是那只生蛋的老母鸡,事情就没这么简单了,黑棋代表杀来的蛋壳,于是形成了这个棋盘……”

????李尘枫望向棋盘,眼中所见已完全不同,世界之大正所谓佛语所说的一沙一世界,棋盘自然不是极限,仍是世界中的一粒沙……

????人类的渺小用任何词汇都无法描述,那些杀来的蛋壳或人或兽作为主宰,却不知即使成功当了母鸡,自己仍是一粒尘沙。

????“我有些心虚,再感悟一番吧!”

????老者点头,看着他身形化去,融入到江河湖海和每一个角落,以身为渺小的尘沙,去感悟至大……

????多年后,李尘枫归来,年轻的身躯似乎便是整个世界,微微一笑,接过老者手中的那枚白子向棋盘中落下,无需去看,本就身处绝地,无所谓势强势弱。

????落下的瞬间,风起云涌,世事变幻,棋盘中泛起狂涛,李尘枫的身躯消失。

????人生如棋、世界如棋,不知何时归来?

????老者轻叹:“我怎么觉得放出了一只老母鸡呢……”